分手后訴請返還389萬“彩禮”

鷹潭中院審理認為男方系自愿贈與 酌情判令女方返還價值39.7萬元財物

來源:  新法制報     |    日期:  2021年07月08日     |    制作:  何山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戀愛同居期間,情侶互贈財物本是常態,但近期發生在鷹潭的一起婚約財產糾紛中,男方出手大方,為女方支付出國費用、轉賬大額錢款、出資裝修房屋、贈送汽車、幫繳上海市社保公積金……共計花費389萬元。

  分手后,男方認為投入的財物系以結婚為目的,向法院起訴請求女方返還389萬元婚約財產。法院認為,男方系自愿贈與,結合實際酌情判令女方返還價值39.7萬元的財物。男方上訴后,二審法院維持了原判。

  專家表示,情侶互贈財物是彩禮,還是無償贈與,抑或不當得利,在司法實踐中取決于贈與方給付財物時的意思表示。為避免日后糾紛,建議互贈財物時盡量明確給付目的。

  分手后訴請返還389萬“天價彩禮”

  最近,發生在鷹潭月湖區的一起婚約財產糾紛案,因男方請求返還財物價值高達近390萬元,堪稱“天價彩禮”,引起了輿論關注。

  2015年7月,蕭某與艾某在上海相識,次月便開始確定戀愛關系,雙方父母見面。同年9月,蕭某前往鷹潭面見了艾某近親屬,并就雙方婚事進行協商。12月,蕭某陪同艾某前往巴黎學習培訓,并為其提供學習培訓費、住所費、生活費,雙方一起共同生活。

  據蕭某統計,在戀愛同居期間,其曾向艾某轉賬大額錢款165萬元,另外還出資為其裝修房屋、購買汽車、繳交上海市社保公積金、支付寶綁定親密付,并為艾某經營甜品店提供幫助,投入財物共計389.7萬元。在蕭某看來,這些財物都是基于結婚目的贈與的。

  在一起生活期間,蕭某與艾某多次發生過爭吵、打架,艾某甚至被刺傷過。2018年1月,艾某稱受不了長期的暴力對待,恐懼與蕭某在一起,雙方便分手了。

  勞燕分飛后,蕭某認為其投入的財物系以結婚為目的的贈與行為,如今贈與所附條件未能實現,贈與合同未生效,艾某及其父母取得財物的行為構成不當得利,自己受到了巨大損失,一紙訴狀將艾某及其父母告到了法院,請求悉數返還婚約財產389.7萬元。

  一審:判女方返還39.7萬元財物

  2020年9月24日,本案在鷹潭市月湖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此前,為保證艾某及其父母有能力返還財物,蕭某還向法院申請了訴訟財產保全,并出具了獨立保函,凍結了艾某等人銀行存款200萬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價值的其他財產。

  在庭審中,艾某的父母辯稱,由于蕭某大艾某近20歲,家人從來都不支持兩人在一起,蕭某為追求艾某贈與的財物不是以結婚為目的,也不附帶結婚條件,而是單純取悅,屬于一般贈與不應予以退還。另外,已有兒女的蕭某一直是把艾某當成附屬品甚至情人看待。

  法院認為,蕭某與艾某從2015年8月至2018年1月相戀,雙方戀愛并同居事實,長達兩年之久,雙方均有付出。在此期間,雙方未明確確定訂婚、結婚事宜,艾某也沒有明確提出接收彩禮。

  法院審理后認為,任何贈與都包含了贈與人的特殊心理考慮,只要該考慮沒有違法,贈與應是有效的。不論蕭某給付較大數額財物是基于戀愛還是以締結婚姻為目的,均系其自愿贈與行為。但從誠實信用和社會公德等原則出發,考慮雙方當事人的過錯等因素,結合實際情況,并兼顧公平原則,蕭某贈與財產價值明顯較高,法院于2020年12月16日酌情判令艾某返還價值39.7萬元的財物。

  二審:贈與有效,維持原判

  因不服一審判決結果,蕭某又向鷹潭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訴。在二審期間,當事人雙方均沒有提交新的證據。二審法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了確認。

  蕭某上訴認為,因從事國際貿易需長期出差,其與艾某并無長期穩定的同居生活。即便雙方沒有訂婚,但其為艾某出資購買了婚紗,實質重于形式,應當認定雙方存在婚約事實,贈送財物系以結婚為目的大額財產贈與。戀愛期間為表達感情而饋贈對方的小額財物屬贈與關系,不屬于彩禮,但大額贈與不在此列,分手后應當予以返還。

  二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蕭某對艾某的贈與雖包含了各種心理的綜合考慮,但沒有證據證明蕭某這些贈與是以締結婚姻關系為前提,也沒有證據證明艾某向蕭某提出過要接收彩禮的情形,蕭某也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其給艾某的錢款轉賬系用于其他用途而非無償贈與。

  二審法院審理認為,只要贈與是自愿的且沒有違法,就應當是有效的。原審已基于公平原則酌情判決被上訴人返還部分財產,上訴人蕭某再要求返還更多數額的財產沒有依據。

  今年4月19日,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專家說法

  彩禮返還 先界定彩禮標準

  “彩禮的本質,是以婚約為前提,一般由男方向女方贈送大額財物。由于彩禮牽涉財產較大,再加上當下社會婚姻問題頻發,產生了不少糾紛。”江西法報律師事務所律師、婚姻法專家張中分析稱。

  以“婚約財產”、“彩禮”為關鍵字在裁判文書網上搜索可以看到,自2012年至今,江西共有461份關于返還彩禮的判決書。

  “要解決婚約財產糾紛中的彩禮返還問題,首先要界定彩禮范疇。”在張中看來,彩禮是以結婚為目的,于婚前給付對方的非小額財產;而判斷彩禮的兩個重要條件是“以結婚為目的給付”和“非小額財產”,其中“小額”的認定應根據當地的經濟狀況、當事人的經濟能力等條件綜合判斷。

  張中表示,一旦確定彩禮屬性,又符合《<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司法解釋(一)》第五條規定情形的,返還彩禮的請求便可得到法院支持。

  此外,綜合裁判文書網相關判決書可知,婚約解除原因、共同生活時間、財物給付數額、當地經濟水平、是否懷孕等,也是法院確定彩禮返還比例的考慮因素。

  互贈財物盡量明確給付目的

  針對現實中利用婚姻騙取財物的情形,民法典第1042條也作出了“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的原則性規定。

  “然而,在沒有訂立婚約的情況下,如情侶分手想要回戀愛時互贈的財物,則難以準用關于彩禮的法律、法規,但還可以走不當得利的法律途徑請求返還贈與物。”張中補充道,民法典第985條規定:“得利人沒有法律根據取得不當利益的,受損失的人可以請求得利人返還取得的利益。”

  “情侶之間的不當得利多屬于給付目的嗣后消滅型的不當得利,即因為戀愛關系或出于結婚目的而給付財物,分手后戀愛關系或結婚目的消滅,接受贈與方沒有法律根據取得贈與物。”張中表示,若能證明贈與財物時的意思是“以備結婚需要”等以結婚為目的的給付,則贈與方能以不當得利為由請求返還贈與物。

  但是張中提醒道,若接受贈與方能證明贈與行為并無以結婚為目的的意思,如520元、1314元等有特殊含義的紅包、轉賬,或者涉及特殊紀念日、生日、節日的禮物,則法院傾向于將贈與認定為無償贈與。由于實踐中贈與行為常常已經完成,在不符合撤銷贈與的條件下,贈與方將很難要回贈與物,所以建議互贈財物時盡量明確給付目的。

文/郭靜 記者戴平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