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去世 侄女起訴二伯討遺產

江西多地法院判決數起支持“旁系代位繼承權”案

來源:  新法制報     |    日期:  2021年07月06日     |    制作:  何山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人死后,既沒有遺囑、遺贈,又沒有法定繼承人的,其侄子侄女能否繼承遺產呢?長期以來,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人們,引發了不少官司。

  在以前,其屬于無人繼承遺產,只能交給國家或集體組織。隨著民法典的實施,這個問題迎刃而解。根據民法典規定,被繼承人的兄弟姐妹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代位繼承。

  今年以來,我省多地法院判決了數起支持“旁系代位繼承權”的案件。法院認為,這有利于促進親屬關系的發展,可讓親情紐帶更牢固。

  爭議:侄女能否繼承伯父遺產

  2020年8月24日,上饒市某村村民劉某死亡。同年9月10日,劉某兄弟三人及母親黃某按份共有的房屋被拆遷,因房屋拆遷時劉某的二弟劉某二在此居住,上饒經濟技術開發區房屋征收補償辦公室便以劉某二為被拆遷人,與其簽訂了《房屋征收補償協議》,后劉某二獲得了拆遷補償款75.6萬元。

  同年11月6日,劉某三弟(已故)之女劉某一向上饒市廣信區人民法院起訴稱,其對劉某的財產享有繼承權,要求劉某二立即返還應由其繼承的劉某的財產。劉某二辯稱,劉某一并非劉某直系親屬,其對劉某的遺產不享有繼承權。

  劉某一是否可以代位繼承大伯劉某的遺產,成了爭議的焦點。

  事實上,近年來,江西出現了多起關于“旁系血親代位繼承”的糾紛。

  2020年7月23日,湯某駕駛貨車在南昌縣發生交通事故,造成行人吳某死亡。依據《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行人吳某負事故主要責任,湯某負事故次要責任。

  死者吳某未婚,父母、兄弟均已亡故,生前一直由侄子吳某一贍養。但吳某一申請賠償時,肇事車輛投保的保險公司以侄子不屬于近親屬范疇,不是法定的賠償權利人為由,拒絕賠償。

  無奈之下,吳某一只好向南昌縣人民法院起訴索要賠償。該案的爭議焦點在于侄子是否享有代位繼承權。

  2020年5月29日,楊某駕駛無牌摩托車在九江市柴桑區與吳某駕駛的小轎車相撞,致楊某當場死亡。依據《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楊某與吳某負事故同等責任。因協商賠償未果,雙方鬧上法庭。

  死者楊某未婚,父母雙亡,其已故的弟弟生前育有兩個女兒。該案的爭議焦點在于侄女能否代位繼承伯父遺產。

  繼承新規:侄子侄女也能繼承遺產

  在以前,既沒有遺囑、遺贈,又沒有法定繼承人的遺產,屬于無人繼承遺產,只能交給國家或農村集體組織。但是隨著民法典的出臺,這個問題有了根本改變。

  針對上饒劉某死亡后遺產繼承的問題,廣信區人民法院認為,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八條第二款關于“被繼承人的兄弟姐妹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代位繼承”之規定,劉某一可以代位繼承大伯劉某的遺產。

  2021年3月15日,根據案涉房屋產權份額結合法定繼承比例,法院判決,劉某二返還劉某一拆遷補償款20.1萬元。

  同樣,在吳某死亡后遺產繼承的爭議中,“旁系代位繼承權”也獲得了法院認可。該案二審過程中,法院援引民法典的規定,認定作為侄子的吳某一享有“旁系代位繼承權”,有權主張伯父吳某的全部賠償項目。

  法院:代位繼承讓親情紐帶更牢固

  在審理涉及九江市的楊某死亡后遺產繼承糾紛一案時,九江市柴桑區人民法院對“旁系代位繼承權”作出了詳細的釋理說明。

  法院認為,已廢止的繼承法將被代位人的范圍限定于被繼承人的子女,是從繼承法開始實施時的國情出發的。當時,每個家庭的本支內人丁興旺,基于親屬關系親疏遠近的考慮,為了防止本支系遺產流入他支,保護本支晚輩直系血親的利益,作出了代位繼承限定直系子女的規定。

  相對于被繼承人而言,兄弟姐妹的子女與被繼承人較為親近,在被繼承人沒有晚輩直系血親可以繼承遺產的情況下,基于養老送終的考慮,大多數人第一時間會想到與他們存在血緣關系的侄子女、外甥子女等。將兄弟姐妹納入被代位人的范圍,可以保障私有財產在血緣家族內部的流轉,促進親屬關系的發展,加強親屬之間的交流和溝通,能引導人們重視親情,推動形成親屬間相互扶助、養老育幼的美德,讓親情紐帶更加牢固。因此,“旁系代位繼承權”應當獲得支持。在被繼承人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中,代位繼承人有權提起訴訟并依法獲得賠償。

  有鑒于此,2020年11月30日,在民法典正式施行前,柴桑區人民法院敲下法槌,判決楊某的兩個侄女與楊某其他親屬共同獲得賠償共計33萬元。

文/郭靜 記者戴平華